• <nav id="igcuc"></nav>
  • “服務換住宿”生命力有幾何?

    來源:太原晚報 2018-08-21 07:41:58


    近日,一則"年輕人月租300元住進養老院"的新聞引起廣泛關注。在浙江杭州的一所養老公寓,住進了一群充滿活力的年輕人。他們每月只需要交300元房租就能住進"酒店標間",但同時他們每人每月需要做滿至少20個小時的助老志愿服務。年輕人可以用志愿服務抵扣房租入住養老公寓,老人們得到陪伴和服務,這種"雙贏"的養老模式讓人眼前一亮。

    創新 用陪伴“抵”房租

    綠康陽光家園位于杭州市濱江區,是杭州市最大的公建民營養老機構,集養老、護理、醫療、康復等服務為一體,共有2000張床位,其中養老部分有800張,目前有600余位老人入住。

    據住在這里的老人介紹,老人們入住養老機構之后,都希望能夠開展豐富多彩的活動。老人自發組成的興趣小組,普遍存在缺少活動組織、興趣指導人員的情況;而穩定、長期的陪伴和互動,更是老人們對志愿服務的普遍需求。

    去年12月,濱江區推出了“陪伴是最長情告白”的項目,年輕人每個月只要付幾百元的租金就能住進養老院。同時,年輕人每個月需要參加養老院里的助老志愿服務,每個月的服務總時間不能少于20小時。最初,這個項目是小范圍試點,由周邊企業推薦志愿者參加。經過了小半年的試點,老人的反響不錯,這個項目開始面向社會公開招募志愿者。

    今年5月,“陪伴是最長情告白”項目面向全社會招募志愿者入住。根據招募要求,“陪伴”項目志愿者申請人應為單身青年,在濱江區內用人單位工作、簽約一年以上,且在市區沒有住房。志愿者們入住的房間是雙人房,有獨立衛生間、陽臺,設施和布局類似酒店標間,每人還有一張房卡,用于出入園區、房間和食堂就餐。其中,擁有愛好特長,或是醫學、心理學等專業背景的申請人將會被優先考慮。

    “英雄帖”發出后,吸引了不少單身青年報名。經過重重篩選,11位在周邊企業工作的年輕人入圍。據了解,面試主要是判斷年輕人對老人有沒有愛心,工作忙不忙,是否能保證有時間“陪伴”老人。

    有沒有時間,是考量志愿者的重要標準。入住養老院的年輕人有自己的本職工作,下了班回到養老院,他們就要切換角色,成為志愿者。據該項目負責人介紹,當初創辦這個項目就是想得到一個雙贏的結果:老人們得到服務和陪伴,而年輕人得到了優惠的住宿和鍛煉。

    憧憬 “雙贏”之下的期待

    和一般的租房不同,每個入住養老院的志愿者每月都要做不少于20小時的助老志愿服務。有的教老人如何使用智能手機,和家人進行視頻聊天。有的志愿者擅長繪畫,一對一地輔導老人。除了教學類,還有陪伴類的志愿服務,譬如陪伴老人讀書讀報、散步,外出就診陪伴,集體旅游陪伴等。

    在志愿者們看來,年輕人住進養老院,對于那些有著公益熱情的年輕人,有了一個實現自我價值的機會。有的志愿者認為,和養老院里的老人接觸,可以讓年輕的“90后”提前學習如何照顧父母。

    在入住的志愿者中,有一位是國畫專業畢業的大學生。聽說養老院里搬來一位專業的書畫老師,老人們非常感興趣。老人們主動找到這位志愿者,希望能夠跟著他學習。一位老人說,書畫小組里老人水平參差不齊,誰也不是專業的,雖然養老院里時常有社工過來指導大家,但是缺乏固定系統的指導。

    顯然,這些擁有特長、充滿活力的年輕人的到來,改變了養老院里活動單調的局面。在志愿者的考核上,除了養老院組織的活動,如果老人有需求,需要志愿者幫忙、陪伴的,養老院工作人員也會根據情況來計算服務時間。除了志愿服務時間,老人對志愿服務的滿意度也是考核的主要標準。

    對于這種模式,不少網友也表現出了濃厚興趣。有網友認為,對于在剛走出大學校門的年輕人而言,租房壓力很大。而在養老院里做志愿服務,也屬于服務社會,這樣住著也踏實。一位來自北京的網友則留言道:“要是能夠推廣到北京就好了?!?/p>

    瓶頸 模式雖好難以復制

    其實,這種“服務換住宿”的模式,在養老領域已經不算新鮮。比如德國的“在居住中提供幫助”計劃,可為大學生在養老院或是老人家中提供一間比較廉價的住房,作為回報,大學生需幫助老年人做家務且提供力所能及的照顧。去年,上海普陀區一家養老機構就探索“老少融合”養老新模式,在養老床位之外增加了專供年輕人入住的“公益床位”。

    但是,這種模式是否能夠大面積推廣卻有待商榷。根據《北京市老齡事業和養老服務發展報告(2016年—2017年)》,2017年全市養老床位數為12.6萬張。而截至2017年底,北京市常住老年人口已達358.2萬。養老床位緊張,是“服務換住宿”的最大障礙。

    以北京的情況而言,成規模的養老社區又大多距離市中心較遠,讓年輕人對這種模式只能望洋興嘆?!半x市區近的養老院價格貴,床位緊張,能夠提供床位的養老院估計大多在郊區,交通上是個問題?!痹谝患夜緩氖略O計工作的小張說,她每天工作比較緊張,下班回到家就恨不得一頭栽到床上,如果上下班路上花費時間太多,即使“房租”便宜,她也接受不了。還有的年輕人認為,和老人打交道不容易,相比較而言,還是自己住更自由。

    在大城市中,還有一些獨居老人拿出自己房間往外出租,“老少同住”。但是,考慮到老年人的心理、生理方面的特征,“老少同住”也不是人人都能同住。從這個角度來說,如果這種模式推行開來,同住之前的評估是必不可少的。

    養老專家認為,在這種模式之下,年輕人一開始就直接與老人同住也不太現實,而是應該先進行一段時間的“實習”。當年輕人獲得老人的認可,同時也愿意繼續為老人服務時,方可獲得同住的機會。通過這樣一個循序漸進的磨合過程,才能避免直接同住帶來的尷尬。

    專家 與長租公寓合作更長遠

    “這是一種很好的模式,值得嘗試和借鑒?!北本┦泄Ш屠夏旯⒃洪L趙婷介紹,早在幾年前,她就關注過德國的“在居住中提供幫助”計劃,也考慮過將來在院內嘗試的可能性。

    據了解,恭和老年公寓每月平均有三到四次志愿活動,志愿者們有大學生,也有來自周邊企業的年輕上班族。這家老年公寓的入住的老人平均年齡為80歲,如果組織出游,基本上一名老人就要有一名志愿者陪伴,對志愿者的需求非常大。

    趙婷說,像杭州濱江的這種模式,也是“代際融合”的一次良好實踐。一方面,住在養老院的老人平時很少能與外界接觸,他們希望和年輕人交流;另一方面,一些年輕人對將來的養老問題也很關注,他們希望到養老院里看一看。她說,這些志愿者有熱情,但是在一些專業技能方面還存在短板,比如為行動不便的老人移位,就需要一定的技巧。而“服務換住宿”模式之下,就相當于養老院有了固定的志愿者,省去了培訓的環節。

    但是,這種模式實踐起來依然存在不小的難度。趙婷介紹,恭和老年公寓作為公建民營的養老機構,床位有限,如果拿出一部分床位提供給年輕人,可能就會損害了老年人的利益。另一方面,成本問題也將是養老機構不得不考慮的問題?!叭绻贸鰩讖埓参贿M行短期的試驗,還是可以的?!钡S著老人入住率的提高,這種模式未來也是難以為繼。

    趙婷建議,養老院和政府提供的長租公寓合作,或許是“服務換住宿”模式的一條可持續發展之路?!白¢L租公寓的年輕人通過在養老院里做志愿服務,以獲取房租的折扣,這樣既能夠減輕年輕人的租房負擔,也可以吸引更多的年輕人投身養老事業,從而形成一種良性循環?!?/p>

    據《北京晚報》

    責編:俞濤


    相關閱讀

    圖片聚焦


    亞運會今晚開幕
    呼 應
    火車主題游園
    中尼古道換新顏

    韩国免费高清一级毛,40岁成熟老女人牲交片,欧美嫩freeXXXHD
  • <nav id="igcuc"></nav>